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永浩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罗永浩

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

网易考拉推荐
 
 

  

2008-12-26 03:3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次跟梁文道老师吃饭的时候,梁老师说起他在香港见过一个笑眯眯的老太太,她是个坐了三十年黑牢的藏传佛教徒,梁老师问她坐牢的时候最怕的是什么,老太太说,“我最怕的就是对那些迫害我的人失去慈悲之心。”

我总是会被这样的态度感动,但感动之后的这些天里一直困惑的是,老太太出狱后如果不尝试用合法的手段追究那些迫害她的人,而是原谅他们,正义如何伸张?正义还要不要伸张?如果受迫害的人都选择原谅,会不会鼓励他们变本加厉地(至少是肆无忌惮地)去迫害更多的人?

前 天又看到余世存老师的文章里说,“对待打死孙志刚的凶手应该控以反人类罪,对待中宣部的官僚应该控以反出版自由罪,对待镇压xx功等信徒的凶手应该控以反 宗教信仰自由罪,对待李希光这样的凶手应该控以反言论自由罪。所有这些追惩清算必得实现,所有这些警察、教授、士兵、医生、官吏,在他们离开体制庇护的时 候,在他们跑到成人世界招摇开眼作访问交流豪华旅游的时候,都应该有受苦害者及其代理人进行起诉。”“这些设想今天正成为现实。可以说,那些荼毒城市小贩 的城管,那些传统王朝都未禁止农民在自己土地上经营、今天却在三令五申禁止农民经营土地的城市官员,那些禁止民众聚餐的爪牙,那些威胁、命令出版社、书商 不要出版某人书稿的国保警察,那些禁止发表某人文章的太监编辑,等等,无论他们今天如何得意,他们都被记下来了,他们也会受到惩罚、报应。”

我总是会被这样的信念感动,而且感动之后没有困惑。

饭局上偶遇曾金燕老师,她说她那次一出来就急忙上网去看那期间出了什么事情,然后看了我一眼说,当然首先就是上牛博网看看。

我感到很荣幸。

后来她讲了一些她的故事,后来她忍不住流了泪,后来她又很快忍住了继续聊天,再后来,她先走了,我送到包间的门口,突然很想抱抱她,但是担心这种很不亚洲的方式让她感觉不适,所以忍住了。她走的时候穿着一件鼓鼓囊囊的羽绒服,但背影看上去还是瘦骨嶙峋的。

维基百科国内可以访问之后,上去查过一次“牛博网”的词条,发现比以前翻墙出去看的时候多了几句“附带说明”:

1. 虽然普通用户已经可以在牛博网注册,但是在主页上所列出的文章大部分是牛博网的主编所喜好的作者所写的。

2. 牛博网的大部分作者和大部分读者都相有具同的右派政治倾向。

3. 所有文章都具有相同的特点,就是对当前的中国社会和中国政府的一切都持批评态度——有时候达到了令人觉得荒诞可笑的地步。

第一条没什么可说的。

关于第二条(“相有具同”应为具有相同之误),对左右派概念还不是很清楚的朋友们可以在google或百度里搜索“秦晖 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这篇文章看看。

其 实牛博上左中右俱全(没文化的娱乐圈人士会认为牛博上都是“铁血右派”,比如著名的商业片导演王三表老师^_^),但是在一个由政府认定“非我同派,其心 必右”的国家里,大家糊里糊涂都成了右派(以我自己来说,在一个正常的国家里,应该是中间偏左的),正所谓“说你右,你就右,不右也右”。过去有人问我为 什么不邀请中国特色意义上的左派,比如孔家的小东东。我为了假装牛博兼收并蓄、海纳天下,对这个问题认真考虑过很久,最后决定还是算了。毕竟我们不是牛龟 俱全网,想看畜生总动员,可以去那些门户的博客网站。

牛博上对政治从不关心的作者其实占到了一大半(我常常觉得对不起他们,他们莫名其妙 地就成了一家“反动网站”的作者)。另外的一小半倒是经常写时评类的文章,可写出来的东西“都持批评态度”难道不正是时评要做的份内工作吗?除了在这个“ 达到了令人觉得荒诞可笑的地步”的国度,你还在哪里见过时评文章大谈“政府工作,成效喜人;经济形势,前景喜人;大麦小麦,长势双双喜人”的呢?

科普文章的争论想了很多天,我只能说我“希望”科普作家有爱,有同情心,有人文关怀,我不觉得科普作家“应该”具有爱、同情心和人文关怀。

相 对于英文的"popular science",我想中文的词汇“科普”可能具有一些误导性吧。“科普作家”听起来很像是那些以普及科学知识给人民群众为己任的人,尽管实际上很多人写 “科普”只是为了稿费、兴趣、跟别人交流,甚至只是因为闲着也是闲着(当然,这样的目的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一个作者写科普文章的目的只 是稿费、兴趣爱好等等,那是否具有爱与人文关怀都无所谓(至少我觉得);如果一个作者写科普文章的目的是普及科学知识给人民群众,那么表现得是否具有爱、 同情心、人文关怀等等,总是会对实现这一目的的效果产生影响。一个以普及科学知识给大众为己任的人,如果一直都采用傲慢、粗暴、刻薄、充满优越感的方 式......这么说吧,这不是正确不正确、应该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傻逼不傻逼的问题。

比如说我办牛博网,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普及科学和民 主知识,但是我在疲劳或是压力大的时候很容易暴躁和缺乏耐心,所以时不时地会对那些前赴后继的、试图严肃讨论“你凭什么说星座属相不科学?”“你凭什么说 中医是伪科学?如果没有中医,你们家的祖宗早就死光了你想过吗?”“你凭什么要对你自己的公司进行独裁?你不是一直都号称你是信奉自由民主的吗?”的读者 恶语相向。考虑到我一直怀有的使命感,我承认我这样态度粗暴的时候是非常傻逼的。

希望多看些梁老师的文章能化解我的戾气。

对了,我从来没问过我认识的那些科普作家他们写科普文章的目的是什么,希望他们只是为了稿费才写的。

————————————————————————

update:

我弄错了一些事实,梁文道老师给我的更正:

老羅,

也許是我口齒不清,那是位氣質很像老奶奶的仁波切( 即俗稱的活佛 ),而非一個貨真價實的老奶奶。

按我粗淺的理解,慈悲不是垂憐,而是體認每一個人本質上都和我一樣平等地受苦,所以才不該有恨。

正義當然重要,但它不是報仇。為了消解不義得以产生的土壤,每個人都可以按自己的能力和取向去做自己覺得該做的事;也許是尋求更好的制度,也許是追索被埋沒的真實。至於那位仁波切,他做的是他最擅長的事:弘法;言傳身教,傳佈慈悲,以免不義與殘暴的復臨。

如此而已。

文道

  评论这张
 
阅读(69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