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永浩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罗永浩

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观察报报道:两支小分队  

2008-05-30 15:5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成都到绵阳到安县到雎水镇到宝元村,一路都可以见到志愿者的身影,开车送物资的,在公路边驻扎的,当他们开口说话,你可以听到各种地方口音。他们有的接受当地政府或是红十字会之类的组织的统一安排,有的则开辟出独立的救灾路线,如牛博网直接运送救灾物资到灾区的各个村里。 

        志愿者中最受关注的,是那些前往重灾区参与救援的救援队,以及抢救伤员的医护人员。而最普通最多数的志愿者,则关照着灾民们琐碎的生活细节,他们为灾民们发放食物,进行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寻找亲人等等。灾民们的生活区大都拥挤而嘈杂,从表面上看巨大的悲痛似乎已经平息下来,灾民们褴褛的衣衫,愁苦而忍耐的脸,像孩子一样脆弱无助的表情,为最基本的生活所需而不断地排队、诉说、请求着,形成一幅幅杂乱而令人心酸的场景。

面对这一切,志愿者不仅需要耐心的倾听,友善的关怀,而且有时需要冷静的判断,因为对于庞大的灾民群体来说,源源而至的物资仍显得非常紧缺,志愿者要尽可能公平地分配,把物资交到最急需的人手里,这样一来,他们常常不得不拒绝一些请求,尽管这些请求也是合情合理。

来自唐山经济观察报报道:两支小分队 - luoyonghao - 罗永浩的博客的八名志愿者,以及牛博网的救灾小组,是成千上万志愿者中的两个小分队。

20日,绵阳市高新区实验中学灾民安置点

从唐山自驾车过来的八名志愿者中,穿白大褂的谭亚君站在一口大缸前,手持勺子把缸中的中药舀到一个又一个饭盆中,微笑着,特别关照老人和小孩,“多喝点”,“一定要喝完啊”,“叫同学们来喝”。她的旁边还有宋辉和王思懿,她们三人一直站着。

谭亚君说,这药由十几味中药熬成,有防暑、清热、解毒的作用。安置区内共有两千多灾民,最多时达到三千人,以北川人居多,其次是安县人。每天她们要熬上四大锅中药,保证让每个人都能喝到。

5月15日上午,这8个互不相识的唐山人在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会合,然后挤上一辆只有五个座位的小面包车,经过两天两夜的完全不停歇的赶路,17日到达成都。他们没有在成都停留,政府的人说绵阳市急需医护人员,于是他们当天就赶到了绵阳市。

谭亚君是唐山妇幼医院的医生。她和宋辉同岁,七岁那年她们遭遇唐山大地震,是从废墟中生还的幸存者。宋辉在震后成了孤儿,而谭亚君失去了母亲和哥哥。32年前的那场灾难,是她们最不愿提及的痛苦记忆。汶川地震后,从电视里她们又看到了那些可怕的场景,怀着一种感同身受的强烈感情,她们来到了遥远的川西北。

这些唐山人让我想到维特根斯坦的一句话,大意是,只有经历过不幸的人才有同情他人的能力。这两天在四川到处能见到来自唐山的志愿者、各种救援组织,有数据表明,唐山是国内派出最多救援者的地方,也是捐款最多的地级市。

她们每天的工作是看病,发药。谭亚君说,这个安置点没有伤病员,但从灾区过来的人,身体再健康,经过饥饿的折磨和翻山越岭的艰辛,身体都很虚弱,多多少少都有些疾病,“心情不好,容易上火,牙疼,泌尿感染等等”。夜里她们轮流值班。前几天睡觉仍然挤在小面包车里,19日晚上她们才有了一顶帐篷。

王金山和张乐戴着口罩,背着消毒水逐地喷洒,每隔两小时消一次毒,重点是食堂和卫生间。新到的灾民,带的物品,帐篷里的铺位,都要先经过他们的消毒。王金山生于1976年,地震后两个月出生。出发来川西的前一天,他还在唐山为灾区献了血。

同行来的还有一位医生杜小松,两天前他跟随救援部队前往重灾区,大家已失去和他的联络。

他们常常被问到,你们还会待多久。他们的回答都是,需要我们待多久我们就待多久,一个月两个月都没问题。王金山把戴着的口罩取下来,露出一张温厚可亲的笑脸,“川菜太辣了,吃不习惯,但四川这地方真不错,我都想留下来不走了”。

21日,绵阳市安县雎水镇罐滩村,牛博网救灾行动

中午12时,四辆破旧的货车停在成都市八里庄粮油市场大门口,车上装满了大米、帐篷布、油盐及妇女用品。每辆车负重3吨多。还有一堆箱装的药品散落在地上,由于都是处方药,不能随便发放,于是大家把这些药品箱搬到旁边的一家米店存放。采购这些物资的行动从8点就开始了。

这是牛博救灾行动的第7天,每天都有一二十万元的物资送至各个村里,昨天发了7辆车,今天的4辆车是比较少的一天。来自北京经济观察报报道:两支小分队 - luoyonghao - 罗永浩的博客的志愿者刘鎏是今天行动的总指挥官,他是重庆经济观察报报道:两支小分队 - luoyonghao - 罗永浩的博客人,他的两个“发小”杨博和李真也自愿一起同行。

牛博网版主老罗(罗永浩)还在不断地对着手机通话。结束通话后,他告诉我,在刚才的采购过程中,他们弄到了一批非常紧缺的帐篷布,然而付款时发现,牛博网的救灾募捐账号仍未解冻——账号5天前被冻结。老罗打算下午再去解决此事。

下午近一点,四辆车分作两路出发,三辆去安县,一辆赴彭州。我坐在开往安县的车上,司机叫王鸿武,车子以每小时四五十公里的速度向西行驶。高速公路两侧是大片的平原,收割过后的麦田和油菜地,以及鲜绿色的水稻田。

从绵竹市经过,市区处处都是帐篷遍地,并开始见到一两栋倒塌后的房屋。离开绵竹城区沿柏油路继续前行,车速放慢不少,沿途的乡镇和村庄,倒塌的房子越来越多,有六七成的房屋变成了废墟。震灾发生时正好是农忙时节,如今早应收割完的麦子已成了令人心焦的焦黄色。

3个多小时的路程之后,我们到达安县雎水镇,车子开进雎水镇政府,大门很快锁上。镇政府的小院内堆放着方便面和矿泉水,当不断有大米送到后,这些方便面就无人问津了。

我们一下车,一群人便围了上来,他们的脸焦虑而急切,争着抢着诉说着他们的处境,他们说的话我只能听懂一小部分。他们指着不远处的高山说,他们的村子叫罐滩村,就在那个海拔两千多米的山上,地震震毁了绝大部分房屋,全村1800多人中有20多人死于震灾,村子通往山下的路变得异常难走。大地震发生的两天后,部队来到村子,人们才敢往山下走,年轻力壮者背着小孩和老人下山。还有两位老太太留在山上没下来,她们的年纪实在太大了,其中一位有九十五岁高龄,村里人每天给她们送去食物。四五个停课的小孩,高兴地在边上玩着,见我带着相机,便让我给他们拍照。

“我们要大米,一个人一天就一袋方便面”,“我们最需要帐篷”,大人们迫切地表达自己的需求。一位五六十岁的阿姨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说,衣服都是捐来的。一位老人突然站到我面前,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喃喃地说,老伴生病在住院。他再三叮嘱我记下他名叫韦永寿,老伴名叫银丛玉,直到我用笔写在本子上,他才放下心来。

雎水镇的书记贾凡来了,他建议说,把这三车物资交给镇上分发吧。刘鎏没有同意,他后来对我们说,“牛博的原则是直接送到村民的手里”。一会儿,贾凡找来了罐滩村支书,村支书说了一下情况,刘鎏决定把所有食物都给罐滩村,本来的打算是这些食物要分给两个村。一位女老师也闻讯赶来,她是青云村花蕾幼儿园的老师,幼儿园急需篷布、教具,幼儿园共有50个小孩。

“桌椅比较困难,篷布我们能解决,5×60米的大油布,肯定够用,明天就可以把篷布给你们拉来。”刘鎏说。听到最后,他摇摇头,“厕所解决不了”,女老师有些失望。

接着货车开到罐滩村村委会外头,二三十个村民肩扛手抬往里搬,一位银发的老太太也过来要搬东西,被彭博劝住才罢。刘鎏提醒我们说,要提防村民扛着东西往自己家搬。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满车的货物搬得相当迅速,不到十分钟,车上的所有食物都搬完了。我算了一下,8000多斤大米,每个村民可分到五六斤,“请把这些吃的东西平均发给大家”,村支书点点头。

最昂贵的也最抢手的篷布,我们送到了宝元村,也是很多村民聚在约定地点等着。妇女用品多出了十几箱,只好拉回。

卸完货物后,人和车都轻快了起来,我虽然没出什么力,但还是感到了模糊的喜悦。5点半,我们往回赶路。8点半回到成都。我问刘鎏,之后还需不需要人跟车送货,被他婉拒,他说牛博目前最需要的是能有人提供准确消息,发现哪些地方更需要帮助,“把物资运到最需要的地方,这是救灾的最大意义”。9点半,老罗在宾馆等着他,商量明天的采购及送货事宜。

  评论这张
 
阅读(26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