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永浩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罗永浩

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

网易考拉推荐
 
 

南都周刊的两次访谈(未删节、未改动的原稿)  

2008-07-09 16:4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主要是关于北漂的话题)

你离开老家第一站就来到北京,能描述下你在老家的生活状态吗?(做些什么?有什么无奈?)出于什么具体的原因让你来到北京?(包括为什么开始去天津,都做些什么?来北京后遇到什么不顺心或者顺心的事情?)来到北京后的生活你觉得和老家都有哪些具体的不同?(北京的生活开始是否适应)你目前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是否满意这种状态?能否详细说说你目前为筹备学校做的事情(遇到什么麻烦困难不幸烦恼,诸如此类)

 

高中辍学后,在老家的时候做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卖羊肉串,摆地摊,倒卖中药材(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中医净是骗人的),但除了94-95年间在韩国工厂打工外,都没有赚到钱。我有个姐姐在天津,她95年的时候劝我说,老在小地方呆着没劲,出来多见见世面吧。我想了想觉得很对,就杀到天津投奔她了,结果搞得她很头疼。后来我看了很多表现无望的、没戏的青春的电影,比如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贾樟柯的站台等等,看得百感交集。曾经踌躇满志的、不甘于平凡的热血少年最终变成自己最瞧不上的那种成年人,这种事情永远让人感到心酸,如果你胸怀大志,又凑巧生在一个小地方,摆脱这种命运的机率总是小了很多。

我在天津的五、六年里基本没干什么正事儿,整天淘碟,买书,谈恋爱,卖点电脑配件什么的。因为没出息,一直住在姐姐空着的房子里,后来晃荡到快三十岁了,就开始感到有压力了。再后来我就听说了新东方学校,我决定到那里去教书后,用了一年的时间集中学英语,然后从01年开始就一直都在北京了。

在大多数方面,北京是一个非常讨厌的城市,它太大,去哪儿都要半天,即便不堵车也是,可这倒霉地方又几乎没有不堵车的时候。在其他的城市,出门一天可以办很多件事,但是在北京,一天能去两个地方办事就算很顺利了。我赚了点钱后,本来也是想买车的,但是我发现我的同事买车的都很倒霉,一上街就堵,到地方没有停车场,如果是一帮人去吃饭,倒霉司机经常要干的事儿就是,"你们先下车,我找个地方停车去。"当然,先下车的人也没多舒坦,因为北京的饭馆吃饭也是要排队的,而且牛逼的饭馆常常不接受电话订座。在恨不得两站地外停了车的倒霉蛋赶过来跟大伙儿再一起排上一个小时队,差不多就可以吃上饭了。吃饭前的仪式一般是这样的,一群给饭馆送钱来的傻逼们挤在饭馆门口的小厅里排号,有凳子坐的手里拿着一本被摸得油腻腻的时尚类杂志,没凳子坐的只好频繁地互相询问或是折磨脸上画得油腻腻的餐厅服务员,"现在到多少号了?"服务员很少会直接告诉你现在是几号,通常是严肃地反问你,"您是几号?"如果你们几个刚好同时去了厕所或是走到门外打电话,第一个回来的人就会听到服务员大喊"251号!251号!"于是你边喊边跑过去,"等一等!我是250!我是250!"碰到执着的服务员,可能会问你,"刚才叫250叫了半天您怎么不答应啊?真是的!"你只好翻了翻白眼说,"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再也不敢了"。运气好的时候,她会听出你是在讽刺她。如果没有意外,如果你吃饭吃得快,如果你不是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吃的饭,那你会发现吃完饭出来路上还是堵的。

北京打车也不容易,出租车里的座套很少有干净的,司机很少有不话痨的,话痨的司机很少有不谈论国家大事的,偶尔有不谈论国家大事的司机又很少有不批评中国人的"素质"的。在运气好得不像话的个别日子里,你会碰到一个沉默稳重的好司机,但是这种司机通常会把收音机的声音开得很大,让你陪他听一个叫王加一(佳伊?家衣?嘉壹?)的笨女人和一个我记不住名字的笨男人的谈话节目,两位笨老师的这个谈话节目的主要特点就是笨。你愁眉苦脸地听两位笨老师很高兴地聊上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的屁话后,如果没有意外,喇叭里多半又会蹦出一个叫王维(王围?王帷?王惟?王帏?)的少壮派贫嘴京油子,该油子的第一个特点是自称维子,第二个特点是贫嘴风格异常欠揍,即使是最没有暴力倾向的人也会为了他考虑改变自己,听上二十分钟维子老师的节目后,如果你发现自己兜里如果刚好有点餐巾纸,你会很庆幸,因为你至少可以撕碎点儿什么。接下来最过瘾的部分来了,堵在几乎完全停顿的车流里长达一个多小时,并且经受了王氏双煞的交替摧残之后,一个声音亢奋的男播音员在喇叭里高高兴兴地对你说,"您正在收听的是北京交通台的节目------一路畅通!"你登时会想到女作家庄雅婷老师的一句话:"好想崩溃"。

我目前的生活状态?就是在忙着创业,筹办英语培训学校,整天都又累又充实,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我这辈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比较懒散的,忙上几年某种程度上可以完整一下我的人生,我觉得很好。

办学校的困难?没什么大困难,基本上都是那些制度上不与人为善的条条框框,在中国这一点大家也都很清楚,这些最多就算是麻烦吧,不算困难。目前为止,大部分事情还都算顺利,值得一题的是,新京报4月22号做了一个我的两大版面的专访,我在访谈中以我的方式其实是表扬了一下新东方的老板,但是在新东方看来,我显然夸得不合他们的心意,所以他们打电话给新京报,要求新京报从该报的网站上删除了这篇访谈的电子版,当然,印刷版的报纸已经都发出去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是,很多朋友以为我被"封杀"了,搞得我受宠若惊,呵呵。其实,新东方还是太舍不得花钱了,新京报一份才一块钱嘛,它就算派人去把这一天街上的报纸全都买回来销毁也不过几十万就可以搞定啊,希望下次吸取教训,处理得更周密稳妥一些。

你身边的"北漂"都是些什么人?能描述下他们的状态吗?你说在王小山的介绍下进入了这个圈子,你都接触到哪些有意思的人和故事?能详细描述介绍下你比较欣赏的圈内朋友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在一起都聊些什么话题,关心哪些话题?是一种什么样的聚会?

各行各业的都有吧,现在的北京,北漂好像已经比北京土著多得多了,至少我自己的感觉是这样。他们的状态也是千差万别,左的左死,右的右死,穷的穷死,富的富死。我欣赏的朋友有哪些?我欣赏的朋友大部分都被我请到我办的牛博网上来了,这里面当然有我喜欢的和我更喜欢的,但是作为牛博网的老板,我想我还是不提我更喜欢哪些我邀请来的作者比较得体吧,呵呵。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聊的话题很杂,涉及到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有时候连动物社会都没放过,特别是饭局上如果有科普作家朋友在场的话。聚会的主要形式就是围着一张圆桌子吃饭喝酒,如果人特别多,就会围着两张或三张圆桌子吃饭,总之是很传统的中国路数。大家交流过,好像都不喜欢那种西式的聚会,就是一人端着一杯酒人模狗样地走来走去的那种。好像只有写无主题变奏的老作家徐星老师是喜欢西式聚会的,他老人家几次在朋友们当中提议搞那种形式的聚会未果,上个月一怒之下杀到南加州大学写书去了,写书之余端着一杯洋酒在北美的天空下高大挺拔地走来走去,呵呵,这个画面是我想象的。

我自己是一直都讨厌喝酒的,青春期的时候强忍着陪那些喜欢逞能斗气的同学朋友们喝了几年,后来二十多岁就彻底戒了。戒了十多年之后,这些年在北京的朋友聚会上又开始喝了,因为在北京,喜欢喝酒的朋友劝酒的方式跟我过去习惯的方式不一样,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应付。我的意思是说,过去在老家的时候,我的朋友劝酒都是粗暴的东北方式,"你他妈喝不喝?你不喝就是瞧不起我!"或者是"你要够意思就干了这瓶!"被这样强劝的次数多了,我就有了免疫能力,后来就会大大方方地回应说,"对,我是瞧不起你,让您猜着了。""对,我就是不够意思,你要是为这个实在难过,就自己再喝口闷酒吧。"但是在北京,劝酒爱好者们的方式很斯文,比如最喜欢劝酒的王小山老师总是用忧伤的巨眼盯着你说,"胖胖,喝点嘛,就喝一点嘛。"另一位喜欢劝酒的陈晓卿老师的方式是,如果劝你喝酒未遂,他就会叹口气,摇摇头,然后半天不说话。开始的时候我对这种方式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为了不忍心扫兴只好陪着喝到准昏迷为止,不过在生平第一次喝酒喝到失忆之后,我已经开始对忧伤的大眼睛和摇头叹气这些方式逐渐产生免疫能力了。

你和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全勇先有不少共同点,最大的相同点是朝鲜族。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是在陈晓卿的饭局上认识的,大概有两年左右了。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之前一次都没用朝鲜语讲过话,下次见面我会试试。

北京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让你反感的是哪些?你对北京的评价是什么?有没有过要"逃离北京"的念头?

北京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有很多很好玩,很优秀,很过瘾的人,不管是外来的还是土著的,在过去外地人不是很多的时候,我来北京也感觉到北京人不排斥外地人,比较大气,当然这种性格的另一面是,很多北京人都是大爷范儿,比如北京的出租司机很少意识到自己身处的是一个服务行业,他们好像总以为自己是有一技傍身的技术行业人员,而且是派头比较大的那种骨干工程师之类的。

除了人,北京的一切都让我反感,交通就不用再提了,城市规划难以置信地变态,好像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城市在市中心有那么多的封闭式公路了,其结果是行人在北京过一条马路,用上十几二十分钟去绕一个远处的过街天桥是很常见的事情。还有些笨蛋试图在这样灭绝人性的城市设计条件下,让步行的市民"文明"上街,不横穿马路,惨败之后只好把其他城市里最常见的矮隔离墩统统撤掉,换上了北京特色的,高达一米半的铁栏杆,大家这才"文明"了,如果文明就是放弃了或是老实了的意思的话。

空气污染是另一个让人特别受不了的地方,虽然这两年官方的说法好像是,"蓝天率"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这个样子,但是每一次真的有蓝天的时候,大家都会特没见过世面地感慨说,今天天真蓝啊。

逃离北京的念头?每天至少一次,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我活得非常失败。

北漂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我身边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都是北漂,我已经不觉得在北京这是个特定概念的群体了。

以你在北京的经历,你觉得北京的生活压力大吗?比如很多人都经历过租房的阶段,这方面可以详细讲讲自己的故事吗?你目前的个人生活?

生活压力很大,在市里两三千块钱只能租到一个满楼梯都是油烟味儿,满屋子都是蟑螂的破房子,四千多块才能租到一个看起来还算"适合居住"的房子。我真不知道那些月收入一两千块的人是如何在市内生存的,我自己当年刚来北京的时候,只能住在郊外的农民回迁房里。

 

第二次(主要是关于办学校的话题)

请介绍一下自己的近况?

从四川回来后,一直都在忙筹备英语培训学校的事情。因为去四川赈灾,使得很多原来计划好的工作都耽误了,所以正在尽量把落下的工作进度赶回来。在四川的十来天,每天平均缺觉四个小时,那时候我以为回来之后可以暴睡几天把它补上,可是回来之后发现至少最近一段时间里,这是不可能的。我过去长年都是保证每天八小时睡眠,最近一直缺觉的结果是记忆力严重衰退,四肢乏力,走路总觉得脚底下踩着棉花。我在办公室的时候跟我的朋友、工作狂黄斌老师说,希望忙过这一阵能把缺的觉补上。他说,你现在是创业的人,要把缺觉当作生活的常态,这话听得我很惭愧,黄老师自己多年以来,确实都是这么做的。在我的朋友里,经济上从容一些的,大都很勤奋,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公平的。

描述一下办学的想法是如何出炉的?比如,这个想法是在什么情况下、怎样产生的?产生过程中有哪些记忆深刻的事等等?你和朋友商量办学的事了么?他们是怎么说的?

我离开新东方之后,办牛博网办了将近两年,虽然网站做得有声有色,但是一直不赚钱。有一些互联网的前辈们告诉我说,像我这样专心做内容的网站,虽然做好了很有前途,但是五六年内不赚钱光赚吆喝都是很正常的。我是个有家室的人,这话听得我有点发毛,所以就开始跟一些邀请我一起办学的私立学校的老板们接触,想着通过我熟悉的老本行解决好我的经济问题,同时继续做我的牛博网。结果接触了半天,觉得这帮家伙甚至还不如新东方的俞老板。我们这种韩信级的人物,最窝囊的情况也就是跟刘邦这样的大流氓打天下,再落魄也不可能去给小混混头子卖命嘛。最后一生气,我就决定自己办个学校了,不就是麻烦点儿吗,又不是什么难事。记忆深刻的事情?呵呵,就是我的朋友们的反应基本上都是两个极端,一种是,“老罗,你这种性格根本不适合做商业培训机构的老板,千万别胡来。”另一种是,“妈的,你早就该出来自己办个培训学校了,这一行你不干谁干啊?”

请介绍一下新学校的相关情况,比如,它的模式、师资情况、收费、和新东方的异同等等?如何面对新东方的竞争?

基本上没有什么创新的模式,我只是想把它做得像新东方早期的时候那样,把教学质量和服务质量做到尽可能最好,一切为了学生着想,你知道新东方早年做得还是很好的。我们想把很多企业只是用来喊喊的口号“专业的服务、良心的品质”变成现实,我相信对教育培训这样的传统行业,这就足够了。我们的教师基本上都是从新东方跳槽过来的资深优秀教师,我的这些老兄弟们很愿意过来跟我一起做,我也很愿意他们来,这也可以让那些对新兴学校的教学质量心存疑虑的学员们放心,毕竟选择培训学校本质上就是选老师嘛。长远的看,随着学校的成长,我们肯定也会自己选拔和培训优秀人才来做我们的教师,只是我们不会像很多学校那样雇用完全没有教学经验的人来做教师以压低成本。在这个圈子里,你只要自己做得好,开得出薪水同时充分尊重那些优秀的教师,其他学校就会成为免费为你培训新教师的地方。收费的话,我们肯定会比新东方低,具体数字稍后开始招生后才会公布。最后就是市场手段了,在中国,英语培训学校的主要市场手段(也是最有效的市场手段)就是到大学里去演讲和宣传,说到演讲,在中国我又怕过谁呢?

决定办学后,你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无非就是注册公司,解决办学资质和各种手续,雇用各个岗位的行政工作人员,跟有意来我这里教书的教师们面谈,策划将来要用到的广告和宣传手段,诸如此类的工作。另外,过去我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开始筹备学校后,基本上来者不拒了,即使是有些杂志为了拍照要我摆一些弱智的造型,我也尽量尝试配合(虽然常常没拍完就会崩溃),我觉得这是对我的投资人和合伙人负责所需要的,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呵呵。

描述一下你决定办学后,最为典型的一天。比如,几点起床,上班路上想了些什么,工作状态等等细节都可以。

通常是八点半挣扎着起来,不洗脸不洗头只刷个牙,然后走路十几分钟到办公室上班。路上困意还没消退,所以也就是发呆,来不及想什么就到办公室了。我住得离办公室非常近,这在北京是很奢侈的一件事。当然,如果你像我一样一直都是租房子住,也不会觉得这有多困难。

九点多确认完大家当天的分工任务之后在办公楼的卫生间里洗头洗脸。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座位上有点腼腆地偷偷换上舒适的拖鞋开始敲字,腼腆是因为我不允许我们的员工在办公室穿拖鞋。当然,如果外面有人来找我谈合作什么的,我也会手忙脚乱地换上皮鞋。

有时候是写建设中的学校网站的内容,有时候是写博客文章,有时候是给媒体写稿,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将来的讲课和演讲做准备。

平均每两天就要跟一个可能的合作伙伴或来应聘的教师见面谈话,对一个很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可怕的频率,好在我也能渐渐习惯了。

中午一般大家都在办公室吃一份seven-eleven的盒饭,他们的卫生和味道还不错,但是油放得实在太多了。吃完饭如果被过多的油搞得头昏脑涨,就在办公室趴着睡一小会儿,如果没有就继续敲东西。

和那些倒霉的中小企业老板一样,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和某人单独谈话,我就得拉着该同志到外面的走廊或楼下的咖啡厅去,因为我自己的办公室只是一个用玻璃墙划分出来的隔间,基本上不隔音。不过我觉得我的起点已经很好了,至少没有像很多教育培训机构开始创业的时候那样:办学手续是非法的,教材是盗印的,办公室是违规设在民宅里的,教室是拿废弃车间改装的,电脑是杂牌零件乱攒的,软件是盗版的。我想如果我们将来做大了,我会少了很多乐趣,因为我注意到那些黑社会出身的企业做大了之后,老板们好像都特喜欢搞忆苦思甜,而且他们忆苦思甜的时候,好像都很有快感。我最近常常无聊地想,如果我们将来做大了,说点什么也让自己这样快乐一下呢?像我们这样从小甜到大甜的肯定是不好意思忆苦思甜的,最后我想了一个将来可以好好吹吹牛逼的狠话:老罗学校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没有血和肮脏的东西。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会到楼下吃点快餐,然后一个人回到办公室看一些我曾经最瞧不上的经管类书籍。过去我要是在机场看到一个衣冠楚楚的家伙拿着一本杰克韦尔奇在封面上狞笑的“赢”,我就会觉得这个笨蛋没救了,但现在我也会拿着一本这样的书硬着头皮看完。当然,这种角色转变的代价是我必须面对一个倒霉的问题:我应该从此认为那些笨蛋其实有救呢?还是应该相信我也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笨蛋呢?

消化经管类书籍的内容加上思考上面的那种倒霉问题,通常会让我耗到十二点多,然后再更新维护一下牛博网,就到早晨两三点了。如果不是办公室没法洗澡,我就索性天天都睡在办公室了。早晨在办公室醒来的感觉好极了,有一种很强的“创业感”,呵呵。

办学可能会有不少困难,你有没有脆弱的时候?你自己是怎么调整、放松的?

当然有啊,会定期烦得受不了,我觉得这跟生理周期有关系吧。我感到脆弱的时候通常会找些朋友跟他们吹吹牛什么的,尽量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没有练门的猛男,反正每次就那么几天,意淫一下把自己骗过去就又没事了。

有人说,个性决定命运,你的性格对你的生活、工作、交际各有过哪些影响?比如,进入新东方、离开新东方、创办牛博网,这些选择和你的性格可能是有关的。你觉得你的性格适合创业吗?

性格的影响当然很大也很多,我和很多我喜欢的人物一样,多多少少有点自毁的倾向,人生追求的是牛逼,而不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这解释了为什么新东方上市后,很多讲课不灵但活得很刻意的阿猫阿狗老师都一夜暴富,而该校最著名的罗老师却还在为照顾好父母老婆孩子发愁。做牛博网也是一样,要做名人博客的话,我们也不是拉不来名人,但是像新浪那样找一堆娱乐圈和生意圈的文盲在那儿人模狗样地假装码字……呵呵,我觉得那不是名人博客,那是丢人博客。我们丢不起那人,所以只好办了个牛人博客。

我想我的性格本来应该是不适合创业的,不过我年纪大了变得越来越能控制自己,再加上责任感也越来越重了,对家庭,对朋友,对相信我的人都是如此。所以在自己特别熟悉的领域内和朋友们一起做点事情,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哪些人事、经历对你影响很大?它们影响了你的人生走向。你对自己的性格满意吗?

对我的人生影响比较大的,通常都是书籍,而不是身边的人和事。自己的性格?我对自己的性格很不满意,我脾气很差。

你觉得自己出名是偶然还是必然?我觉得,出名除了偶然因素,背后一定有实力上的原因。你自己平时是怎么“努力学习”的?

还是偶然的因素大一些吧,毕竟到一个私立学校去做个英语教师肯定不是一个可以充分预期结果的成名之路。说到实力,我显然是因为“扯淡”的实力而不是英语方面的实力受到关注的,这个基本上是天分。当然我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这个努力就是克服自己在当众讲话这方面存在的心理障碍,很少有人知道我本来是一个对着一群人讲话就会汗出如浆的人,直到在新东方教书的第五个年头,我仍然会时不时的在课堂上感到紧张。我演讲的时候常常在下面的听众已经完全亢奋了之后告诉他们我其实是一个很腼腆的人,是一个很害怕当众讲话的人,这时候他们都会笑,但我自己知道这其实是大实话。

这次地震,你是最早一批赶赴现场的志愿者,可否谈谈这个事情?

我想关于牛博赈灾活动你要问的问题应该都在这里:

http://www.bullog.cn/blogs/liuyanban/archives/140996.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706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